第79章 摔得不輕-腹黑總裁慣妻成癮-全本書屋
全本書屋>腹黑總裁慣妻成癮>目錄>

第79章 摔得不輕

第79章 摔得不輕

小說:腹黑總裁慣妻成癮作者:古越呢喃字數:4046更新時間:2015-07-12 09:29:06
  

  “不用了,你背不動我。 ”蘇真顏拒絕了,她回頭望了望身后的路,蘇洛顏能夠看出來,她是在期盼蘇中尚與冷云浩的出現。

  可是看到她腫的老高的腳,蘇洛顏卻不由分手伸手挽住蘇真顏的手?!吧蟻?,我背的動你?!彼皇箘?,蘇真顏便趴上了她的后背。

  時隔多年,這是兩姐妹第一次如此緊密的在一起,蘇洛顏頓時覺得后背上如同壓了一座山似地。蘇真顏身量與她差不多,卻比她要胖一些。她身子虛弱,還沒有復原,這會子吃力,額頭上細細密密的就冒出了汗滴。

  蘇洛顏本就是要強的人,想著蘇真顏腳痛,腳下的步子就加快了一些??蓛蓷l瘦弱的腿在山路間不停的打顫。背上的女人越來越沉,而她更是覺得體力不支。

  蘇洛顏承認,她絕對不是故意的,當她背著蘇真顏摔倒在地的時候,同樣是痛的不能自已。為了保護背上的女人,在摔倒那一刻,她整個身子朝前傾倒,將所有的重量都壓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這樣,蘇真顏還是發出了一聲慘叫。

  蘇洛顏摔的不輕,整條胳膊火辣辣的如同火燎一般,她沒有挽起袖子查看一下自己的傷勢,從地上爬起來,扶住蘇真顏。

  “哎喲!”蘇真顏發出一聲慘叫,斜歪在地上就開始嗚嗚的哭了起來,她的額頭在摔下來的時候,重重的磕在蘇洛顏的肩頭,疼的齜牙咧嘴。

  蘇洛顏手臂疼痛,手掌更痛,被蘇真顏撞擊的肩頭,倒是失去了知覺。她一回頭看到蘇真顏疼痛的樣子,卻帶有一絲驚慌。

  “真有,摔到哪里了沒有?”她伸手握住蘇真顏的雙手,驚慌的打量著哭泣的女人。她剛才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心里依然內疚。

  “嗚嗚……好痛?!碧K真顏并不說話,只是哭著叫痛。

  “對不起……真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蘇洛顏慌了神一般,她后悔的不得了。剛才她若是不逞強,走不動了就歇息一會,也不會出現現在這種事情了??粗K真顏叫痛,她卻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夠不停的道歉,不停的說對不起。

  “你們這是怎么了?”身后的腳步走近,蘇洛顏一回頭,就看到大汗淋漓的蘇中尚與冷云浩走了過來。

  蘇中尚看到兩個女人蹲在地上,蘇真顏臉上還掛滿淚水,他蹙著眉頭,面上雖有擔憂,但更多的卻是生氣。

  “真顏的腳崴了?!碧K洛顏起身,偷偷的將挽起的袖子放下,十指微微蜷縮,她低垂著腦袋,將自己受傷的痕跡全部掩藏住。

  “爸爸,好痛?!碧K真顏淚光閃閃的盯著蘇中尚,目光的核心卻是蘇中尚一旁的冷云浩,她滿臉梨花帶雨,潮紅的眼楚楚可憐。

  “哎……”蘇中尚嘆了口氣,并不發表意見。蘇家的女人太多了,沒有一個讓他省心的。這種喜憂交加的心理,讓他的眉頭再次擰成了川字。

  “真顏,來,我背你回去?!崩湓坪剖侵さ娜?,他微微笑了笑,上前一步,蹲在蘇真顏的面前,蘇真顏看了一眼蘇中尚,蘇中尚沒有理睬,她便上了冷云浩的背。

  這是她第一次與冷云浩親密接觸,而且還是趴在他的手背上,她將臉貼在他的肩頭,能夠聞到他身上特有的古龍香水味,頓時覺得心曠神怡。

  蘇洛顏倒是愣了愣,看到蘇真顏幸福的趴在冷云浩的后背上,她敏感的覺察,有些事情可能要發生了。

  蘇中尚沒有說話,只是深深的看了蘇洛顏一眼,而后甩開膀子就走了。蘇洛顏想要挪步,這才發現腿疼的不行。剛才她為了保護蘇真顏,這一跤摔的著實不輕。

  蘇真顏的幸福,就在這個時候開始。冷云浩的后背寬厚結實,屬于男人的氣息通過肌膚傳遞給她,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瞬間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如果,如果這個男人屬于她,那么幸福是不是就是永遠?這個邪念在腦海中閃現,她頓時有一種心花怒放的感覺??衫湓坪飘吘故翘K若琳的未婚夫,即將成為她的姐夫。一想到這里,她就覺得有些悲哀。但是蘇真顏想要得到的東西,不是任何人都能夠阻攔的。她牽扯住嘴唇笑了笑,趁冷云浩不留神,嘴唇輕輕的在他的脖頸處落下一吻。

  如果不是為了在蘇中尚面前做一點表現,冷云浩是斷然不會搭理這檔子事情的。他現在真心覺得蘇家的女人麻煩了。不是要在嘴皮子上斗斗,就要耍一點小心機來玩玩。加上曹夢露,這一屋子四個女人,果然都是千姿百態。

  蘇真顏的小動作,他還是敏感的察覺到了,只是并未揭穿。他內心有些復雜,看來以后在蘇家的日子,恐怕不如想象的那么簡單了。

  一行人回答蘇家,蘇若琳率先出來迎接,看到蘇真顏趴在冷云浩的后背上,她眼底閃出一些驚訝來。用拒蘇拒隔。

  “真顏的腳崴了,走不了?!崩湓坪谱呓?,見到蘇若琳,倒是先開口解釋,進屋將蘇真顏放在沙發上,蘇真顏這才恢復之前疼痛的表情。

  “若琳姐,剛才多虧了姐夫,要不然,我真是回不來了?!碧K真顏歉意的笑了笑,在冷云浩將她放在沙發上的時候,還不忘禮貌的道謝。

  蘇若琳沒有想多,趕緊吩咐女傭找來藥箱,蘇真顏擼起褲管,紅腫的腳踝倒是讓人嚇了一跳。

  “真顏,你怎么傷成這個樣子?”蘇若琳看到她紅腫的腳踝,手忙腳亂的找藥水,臉上卻是心疼不已。

  曹夢露從樓上下來,看到屋里的人圍著蘇真顏轉悠,眉頭便蹙了起來?!按笄逶绲木汪[出這樣的事,以后這個家還能安寧嗎?”她語氣里帶著責備,蘇真顏低垂下眼瞼,如同犯了錯的孩子一般。

  “大媽,對不起,都怪我不小心。洛顏說要背我走走,誰想剛走了幾步我就摔倒了?!碧K真顏說著,眼角又擠出幾滴淚水來。

  “什么?是那個女人將你摔倒的?真顏啊,不是大媽說你,做人不要太單純,洛顏雖然跟你是同胞姐妹,但是人的品行是會發生變化的。你看看她,擺明了就是嫉妒你二小姐的身份,這才把你摔成這個樣子,我雖然不是你的親媽,但是看到你摔成這樣,我也心痛啊?!?/p>

  曹夢露的話音剛落,蘇洛顏拖著摔痛的腿推門而入,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圍坐在沙發上,蘇若琳親自幫蘇真顏上藥。

  “洛顏,你回來啦?!碧K若琳抬頭,跟她打了一聲招呼。蘇洛顏一走進這屋子里,頓時覺得氣氛緊張了不少。她敏感的察覺,在她沒有回來之前,這里已經發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1a7aV。

  “這樣蛇蝎心腸的人,還有臉回來。我就說嘛,養虎為患,引狼入室,這樣下去,恐怕以后受傷的人就不只是真顏了?!辈軌袈兜穆曇粼俅雾懫?,眼神并不落在蘇洛顏的身上,可是字字句句卻是說給蘇洛顏聽的。

  “大媽,這不怪洛顏,是我自己不小心,太大意了?!碧K真顏回頭望了蘇洛顏一眼,卻眼神凄婉的盯著曹夢露。

  蘇洛顏內心咯噔一下,不祥的感覺在心里擁堵。

  “真顏,你還替這種人說什么話?你現在是蘇家二小姐,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她算什么人,不過是坐了牢的囚犯,你們現在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她對你這樣,就是嫉妒你。大媽就是看不慣你每天被人欺負,你不用害怕,凡事有大媽給你頂著,看誰還敢這樣肆意妄為?!辈軌袈墩f著,眼神挑釁的望了蘇洛顏一眼。

  “媽——你就不能少說一點嘛,真顏和洛顏都是好姐妹,即便是真顏摔了一跤,洛顏怎么可能會存壞心眼?真顏你也是的,洛顏身子弱,你干嘛要讓她背你嘛?”蘇若琳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每一次蘇洛顏回到這里,總是會成為群攻的對象。

  “若琳姐,是我不對,我不該讓洛顏背我的?!碧K真顏如同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乖乖的低下了頭,她這副模樣,是應該得到同情的。

  蘇洛顏深深吸了一口氣,疼痛的不只是身體,還有心靈。

  “真顏,對不起?!彼f完,強忍著疼痛還有委屈,拖著雙腿就朝樓上走去。

  “洛顏,你的腿怎么了?”還是蘇若琳眼尖,看出了蘇洛顏的異樣,她放下手中的藥水,走了過來,拉住蘇洛顏的胳膊,想要查看個究竟。

  “若林小姐,謝謝你的關心,我很好,現在我累了,想要上樓休息,麻煩請讓開一點?!碧K洛顏清冷的眸子并不望任何人一眼,她只是想要逃離這里。這里氣壓太重,她怕自己承受不起。

  “洛顏……”蘇若琳輕輕喚了一聲,她不明白蘇洛顏為何總是這樣,冷冷的樣子,仿若屋子里每個人都與她有仇似的。

  “若琳,你這樣熱臉貼冷屁股,你讓媽的臉往哪里擱啊,你好歹也是蘇家大小姐,要記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動不動就低三下四的去討好別人,有些人不值得你這樣去做?!辈軌袈兑娞K洛顏冷落了蘇若琳,頓時心里十分的不爽。

  蘇洛顏是要選擇沉默的,每一次回到蘇家,她都要求自己牢記沉默兩個字??墒乾F在,她想要打破沉默。

  “大媽口口聲聲強調身份,那么自己可否記得自己的身份?何況這屋子里還有外人在,這樣不顧身份的污蔑,若是傳了出去,恐怕也讓人笑話吧?”蘇洛顏目光在冷云浩臉上落了一秒鐘。

  冷云浩坐在沙發處,面上并無表情。但她猜想,大清早就要觀看一場紛戰,這種心情恐怕只能用糟糕來形容吧?

  曹夢露說道盡興處,確實是忘了冷云浩的存在。她主觀上已經將這個男人納入到蘇家的一員,卻忘了沒有結婚那都是外人的觀點。

  “污蔑?蘇洛顏你別血口噴人,我曹夢露活了大半輩子,還沒有污蔑過誰,你這種歹毒心腸的人,連自己的同胞姐姐都敢陷害,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的?”曹夢露發飆,臉上青一陣紅一陣,仿佛就是要在此時分出一個勝負一樣。

  “是嗎?大媽哪只眼睛看到我陷害同胞姐姐的?”蘇洛顏勾唇一笑,立在那里,嘲諷的眼眸笑成一彎月牙。

  曹夢露臉上青一陣紅一陣,她確實沒有看到蘇洛顏陷害蘇真顏的事情。但這樣蛇蝎心腸的女人,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大媽,都怪我不好,是我自己不該讓洛顏背我,不然就不會鬧出這樣的事情了?!碧K真顏又是梨花帶雨,她貌似是在勸架,實在卻如同火上澆油一般。

  沒有人知曉蘇真顏的腳是怎么回事,當時在場的時候只有蘇洛顏,她現在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但她不是傻子,明白蘇真顏的用意。這個姐姐,她又不是沒有領教過。在她的心窩上插上一刀,她已經結痂復原,那么以后她就是刀槍不入了。

  “真顏,她欺負你一次就算了,你現在是蘇家二小姐,怎么能夠隨便讓人欺負?以后你要當心一點,這種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好在這次只是崴了腳,若是出現別的意外,這可如何是好?”

  蘇洛顏聽了這樣的話,頓時覺得氣血上涌。她不想跟這幫人廢話了,不就是要栽贓嗎?還需要一個理由嗎?要怪只能怪她太天真了,竟然還相信所謂的親情!

  她轉身,扶著樓梯一步步艱難的朝上走,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但是這條路是她選擇的,即便是跪著,她也要走下去。

  “洛顏的手……怎么都是血?”蘇洛顏一路上去,手掌在樓梯上摩擦,留下斑斑血跡,蘇若琳瞪大眼睛,而眼前的女人已經扶著樓梯消失在前方。

  她的疼痛不需要別人知曉,那段樓梯是如此的漫長,好在她走到了盡頭,打開房門,將自己反鎖進去。屋外的喧囂便被擋在外面,她又可以享受到片刻的安寧。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亿元彩票大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