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腹黑總裁慣妻成癮>目錄>

第197章 賤人就是矯情

第197章 賤人就是矯情

小說:腹黑總裁慣妻成癮作者:古越呢喃字數:6046更新時間:2015-07-12 09:31:48

  

  蘇洛顏的那個背影,成了冷云浩眼中定格的畫面,他看著那個女人一步步的走出他的視野,徹底的走出他的生活,那種揪心的疼痛,是沒有人能夠理解的。

  “走啊,人你也見了,現在可以離開這里了吧?”方逸塵心里現在是多了一絲底氣,不管蘇洛顏是真的不愛冷云浩了,還是口是心非,至少現在她是拒絕了冷云浩。這個即將成為他妻子的女人,在前一秒已經維護了他作為一個男人的自尊。

  冷云浩的眸光落在方逸塵的臉上,這個男人就是他昔日的好兄弟,現在卻搶走了他最愛的女人。他該是有千丈的火焰要燃燒,但是此時,卻只能夠挪動腳步離開這里。

  他誰也不能怪,要怪只能夠怪自己當初不該草率的結婚,也要怪自己沒有及時的離婚。他一直以為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卻不想渠還沒有成之前水已經改道了。

  這些都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地方,但是現在卻成為了現實。他最愛的人已經變成了別人的未婚妻,而他終于變得一無所得。蘇洛顏到最后,連一句對不起都沒有說。她要說什么對不起呢?她已經用盡心力去愛他了,只是那時,他還不懂得如何去珍惜。

  蘇若琳自從冷云浩堅持要離婚之后,就從冷宅里搬出來去了蘇家,她并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曹夢露,不想要家人知曉自己的生活已經陷入到一團混亂之中。曹夢露仍舊是每天都要嘮叨個不停,蘇若琳仿佛是習慣了,便以沉默來應對。

  若不是冷云浩的律師出現在蘇家,曹夢露怎么也不會相信,她眼中的好女兒一直都在跟她隱瞞自己婚姻的不幸。

  “什么?離婚?你有沒有搞錯???若琳跟云浩生活的好好的,為什么要離婚???”曹夢露勃然大怒,對著冷云浩委托的陳律師大吼大叫。

  她怎么也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蘇若琳的身上,雖然看不出蘇若琳與冷云浩有多么的恩愛甜蜜,但是兩個人過日子,其實就是那么一回事。但是現在鬧到離婚這個地步,顯然是出了大問題。

  “蘇夫人,這件事情是冷總專門委托我來辦理的,這些是事情,冷總之前應該跟蘇小姐已經溝通過了,我也只是受委托過來協商這件事情?!?/p>

  陳律師的臉上,顯出一絲難堪。離婚這樣的事情,他見的多了,但是像冷云浩這樣有身份的人,如此正大光明的鬧離婚,畢竟還是少數。

  “我搞錯了?怎么可能?你讓冷云浩現在過來跟我說清楚,我曹夢露的女兒到底有哪一點做錯了,要輪到他提出離婚?”曹夢露心中的怒火此時熊熊燃燒,她就蘇若琳這么一個女兒,現在離婚這樣的事情,還是冷云浩主動提出來的,這要是說出去,讓她顏面何存?

  蘇若琳一直呆呆的坐在一旁,她自然沒有想到,冷云浩離婚的決心是如此之大,原本還以為過一段時間,等他冷靜下來了就好了,誰知道,他竟然將這件事情扯到了蘇家,那么這段婚姻是徹底的走到了盡頭了吧。

  她心中最后一絲殘存的希望,慢慢的消失殆盡,整個人如同被掏空了一樣。她蜷縮在那里,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瑟瑟發抖。

  “若琳啊,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云浩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曹夢露做到蘇若琳的身邊,她現在心里只有氣憤,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蘇若琳的異樣。

  作為一個女人離婚絕對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如果這個離婚是蘇若琳主動提出來的,那么至少在心里上還好過一點,但是現在可是冷云浩委托律師親自找上門來,這樣不是讓蘇家變成被人的笑柄嗎?

  “媽,你不要問了好嗎?“蘇若琳已經忍不住哭了出來。這段婚姻的苦澀,她心里是最清楚的。不過是一直都隱忍著,希望還能夠維持表面的和諧,但是現在冷云浩卻連表面的和諧都不給她了。

  這件事情鬧到蘇家,那么就是沒有挽回的地步了,她終于要失去這個男人了,而且還是如此徹底的地步。

  淚水順著她的臉頰肆意的滑落,她呆呆的坐在那里,六神無主。接下來的生活,她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下去?,F在冷云浩已經不要她了,那么,她該何去何從。

  “蘇小姐,你先冷靜一下,離婚的事情,既然冷總已經跟你協商過了,這份協議麻煩你看一下。我今天就不打擾你們了,蘇小姐看過之后,記得給我電話,我再親自登門拜訪?!瓣惵蓭熆闯鲞@屋子里的氣氛十分的不好,立馬就找了個借口離開。1dk8y。

  “這個冷云浩,到底是玩什么花樣?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我倒是要問問他,我女兒到底哪一點對不起他,要輪到他來提離婚?!辈軌袈兜呐瓞F在是無法消融,她掏出手機,開始撥打冷云浩的電話,但是那個人的電話,此時卻處于關機的狀態。

  曹夢露一怒之下,將手機扔了出去,落在墻上,瞬間摔成了幾塊。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蘇家,簡直就是往她臉上抹灰。

  “若琳啊,媽再問你一次,你跟云浩到底是發生什么事情了?你別害怕,有媽在,媽會替你做主的?!笨吹教K若琳哭的那么傷心,曹夢露也跟著傷心起來。

  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悲劇,但好在蘇中尚從來沒有跟她提過離婚,這段婚姻就算不是特別的幸福,但是也不是旁人所看到的那么糟糕。她不能夠原諒蘇中尚,不過是自己對當年發生的事情不能放下而已。

  但是現在,她的女兒蘇若琳,卻要被離婚。這是一個多么可惡的笑話。她是看著蘇若琳與冷云浩走到一起的,以為蘇若琳這輩子找到了好歸宿。卻不想落了這樣一個結局。

  她此時完全想不通,冷云浩要與蘇若琳離婚的原因是什么,蘇若琳性格溫婉善良,完全就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好老婆,如果說冷云浩在外面有了小三,但是也絕對不至于走到離婚這種地步。

  “媽,你不要問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碧K若琳撲進曹夢露的懷里,痛哭起來。如果她沒有去找蘇洛顏,或許這段婚姻不會走到盡頭,如果她對冷云浩上心一點,那么他或許絕對不會這樣待她。

  她不想再跟任何人提及已經發生的事情了,那是一道傷疤,只能夠讓她一個人來舔噬。她就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為什么冷云浩一定要跟她離婚?,F在蘇洛顏已經要跟方逸塵訂婚了,難道這還不夠嗎?

  他是因為蘇洛顏的離開就要跟她離婚嗎?他是因為怪她干涉到他的生活要跟她離婚嗎?她怎么也想不通,她已經做出了讓步,不管他跟任何女人怎么樣都可以,只要他還記得有個家就行,難道這樣也不可以嗎?

  曹夢露在一旁只顧著嘆氣,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冷云浩聯系不上,蘇若琳這邊又是一言不發,她想要幫助女兒挽回自己的婚姻,但是卻是無能為力。

  “若琳啊,媽能夠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你不要沖動,兩個人鬧鬧別扭是正常的,你先冷靜下來,千萬不要瞎想。也許過兩天,云浩就改變主意了?!?/p>

  她是知曉蘇若琳的心思,她那么深愛冷云浩,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放下。擔心蘇若琳做錯事,所以就在一旁不停的給予安慰,但是蘇若琳已經哭成了淚人,這副傷痛的模樣,讓人分外憐惜。

  現在曹夢露能夠想通了,之前蘇若琳進醫院,一定不是吃錯了藥,那個時候,兩個人就在鬧別扭吧,只是她作為母親,一直都忽略了這件事情。

  蘇若琳多么希望冷云浩只是頭腦發熱,只是一時沖動,可是白紙黑字,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斬釘截鐵的要求離婚了。這樣悲慘的畫面,就出現在她的眼前,她該怎么去理解那個男人的心思。

  當他得知蘇洛顏要去方逸塵訂婚的時候,勃然大怒的斥責她,那個樣子的冷云浩,她是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她從來沒有想到,在她眼中溫文爾雅的冷云浩,會為了另外一個女人,生氣到那種程度。她從未感受過他的在乎,他總是那么疏離,給她的愛也是淡淡的。她努力去習慣他的愛,卻不想,他還會改變。

  這個消息,對于蘇家,是個致命的打擊,當蘇中尚從公司里回來的時候,屋子里的兩個女人還是一副憂愁的樣子,曹夢露自然是在他面前數落了冷云浩一番。

  他也很是詫異,冷云浩為什么會沖動的做出這個決定。無論是冷家還是蘇家,都是本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說要離婚,立馬就會鬧的滿城風雨?,F在冷云浩不顧及到冷家的顏面,公然的提出離婚。

  這樣的離婚,不只是字面上的離婚那么簡單,兩家的生意往來,早已經融會貫通。此時冷云浩提出離婚,必然是要受到很大的損失。

  蘇中尚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關進了書房里。畢竟自己的女兒遭遇到這樣的事情,作為父親,他心中很是難過。但是他又找不到合適的話語來安慰蘇若琳。

  撥打給冷云浩的電話,也一直沒有接通。作為男人,他定然知曉冷云浩既然提出了離婚,那么就絕對不可能是開玩笑了。只是,他無法理解,是什么促使冷云浩主動提出離婚。

  蘇若琳是他的女兒,他是了解蘇若琳的秉性的,她那么溫婉舒雅,是個賢妻良母的樣子,這個女兒,一直都是王公貴族想要攀上的親事,當年若不是蘇家有求于冷家,他恐怕不一定會答應這一門婚事。

  只是,當年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唯一沒有想到的就是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吹教K若琳傷心欲絕的樣子,他心里也不好過。但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不是幾句話就能夠挽回的了。

  離婚的事情,就如同是一團烏云一樣,壓在蘇家的上空,整個蘇家都被這個陰影籠罩著。蘇若琳覺得自己對不起曹夢露與蘇中尚,沒有臉接受父母的安慰。她大多時間都是一個人躲在屋子里。

  曹夢露雖然擔憂,但是也是無濟于事。她此時只是希望蘇若琳不要做傻事就行,聯系不上冷云浩,她就無法知曉蘇若琳與冷云浩到底是為了什么事情離婚。

  蘇真顏是在第二天聽聞家里的仆人說起這件事情的,沒有人告訴她,若不是幾個仆人私底下議論紛紛,她恐怕一時也很難知曉。

  只是,她心里莫名的開心,現在冷云浩離婚了,而蘇洛顏要跟方逸塵訂婚了,那么這是不是說明,她馬上就有機會可以靠近這個男人呢?不過,她可沒有之前那么傻了,要想得到一個男人,光靠身體是不行的,還一定要抓住他的七寸。

  “大媽,若琳姐這是怎么了?我剛聽仆人說,昨天陳律師來過,是不是洛顏那個踐人又闖禍了?”蘇真顏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去問曹夢露。曹夢露這個時候心情本來就不好,現在家里出了這樣的事情,此時找不到一點解決辦法。

  “什么啊,你不知道就不要亂說啦?,F在我心情煩著呢,不要跟我提那個踐人?!辈軌袈冬F在自然是不愿意聽到蘇洛顏的名字,她自己的親生女兒出了這樣的事情,她到現在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咦,那是怎么回事?我前段時間陪朋友去醫院,看到姐夫跟洛顏在一起,我當時還覺得疑問,上去跟姐夫打招呼,還被姐夫罵了幾句?!碧K真顏無恐這個世界不亂,立馬就將之前在醫院的事情和盤托出。

  只不過,她沒有說自己去醫院墮胎的事情,而是將這件事情扯到了蘇洛顏的身上?,F在曹夢露本來就百思不得其解,經蘇真顏這么一說,她立馬就想到蘇洛顏與冷云浩之間。

  “什么?你是說云浩陪著那個踐人去醫院?這怎么可能?若琳說云浩一直都在美國,他怎么可能在國內?”曹夢露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她寧愿這個離婚是蘇若琳與冷云浩之間鬧別扭時的沖動行為,不愿意相信是因為有了另外一個女人的出現。

  “大媽,你難道不明白嗎?姐夫陪著洛顏去那種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您想想看,姐夫是什么身份,就算是洛顏那個踐人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也不該是姐夫陪著去啊。還有啊,我當時看姐夫跟洛顏似乎很親密的樣子,他們還牽著手呢?!碧K真顏一本一眼的給曹夢露講述那天發生的事情。

  曹夢露聽的可是心驚膽戰,她完全沒有想到,蘇洛顏竟然跟冷云浩會有這回事。真是家賊難防啊。她一直擔心冷云浩會在外面偷腥,卻沒有想到,他偷腥的對象會是蘇洛顏。那天冷云浩帶走蘇洛顏的時候,她就應該想到這一點的。

  “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曹夢露反問了一句,她是有些不愿意相信的,寧愿自己只是錯覺,或者蘇真顏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她寧愿聽到的是冷云浩與別的女人在一起,那么她還可以出面將這件事情搞定。

  “是啊,大媽,這件事情若琳姐應該知道的,我之前跟若琳姐說過,可是她就是不肯相信?!碧K真顏繼續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現在這樣一來,曹夢露更是勃然大怒。

  “這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打云浩的主意,看我怎么收拾她。真是氣死我了,蘇家怎么會出這樣的敗類?!辈軌袈稓獾臏喩戆l抖。

  “大媽,您別太生氣,為這樣不知好歹的東西氣壞了身子,這是不值得的。您看,那個踐人馬上就要跟方逸塵訂婚了,只要她不再騷擾姐夫了,也就算了吧?!碧K真顏坐到曹夢露的身邊,假裝幫助她安慰身子。

  如果蘇洛顏跟方逸塵訂婚了那也還好,只是她既然都這么做了,為什么冷云浩還是堅持要離婚?這是不是一種要挾的手段?

  “哼,她只是想要報復蘇家,這個歹毒的女人,想要用這種方式傷害若琳,只要我曹夢露還活著,她就別想得逞。她不是要訂婚嗎?我一定要鬧的她身敗名裂?!安軌袈读x憤填膺,她唯一能夠想到的可能性,就是蘇洛顏想借冷云浩這件事情來報復蘇家。

  “大媽,您別著急。這件事情當然是需要姐夫拿出立場的。我剛聽他們說,姐夫要跟若琳姐離婚,這件事情您可要想清楚了。若琳姐要是離婚了,以后想要嫁出去可就難了?!疤K真顏繼續添油加醋,曹夢露心里本來就火,此時也失去了辨識力。

  “那你說現在怎么辦?云浩不知道是中了那個女人什么邪了,非要吵著跟若琳離婚,你也知道,若琳太善良了,就只知道哭,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也想不出一點解決的辦法。我這個當媽的,只能夠跟著瞎著急?!辈軌袈对谔K真顏身邊開始吐槽。

  “大媽,您想想啊,姐夫要真的跟若琳姐離婚,那么工作業務往來什么的,都要中斷的。冷家現在跟我們聯姻,業務上往來也很多。我們先斷了他們的財路,看看姐夫還有什么好說的?!碧K真顏適時的給曹夢露提出了新點子。

  “可是我一個婦道人家,哪里懂這些啊,你那個爹啊,就知道一天到晚的悶著,這件事情我跟他說過了,他連個屁都放不出來?!辈軌袈栋β晣@氣,她覺得蘇真顏現在說的是有道理的,但是她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個嘛,倒是簡單。大媽忘了嗎?我之前在姐夫公司呆過一段時間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姐夫有好多東西都是放在冷宅里。我們現在要趁姐夫不在,趕緊把那些東西都拿出來。到時候也還有一點砝碼在手里啊?!?/p>

  蘇真顏說的頭頭是道,曹夢露聽的也十分的認真。她現在是無計可施,有人在一旁給她出主意,她自然是心里覺得歡喜。

  “好吧,你既然這么說,那我們趕緊動身吧?!辈軌袈洞藭r也是沒有什么主見,蘇真顏出了這個主意,在她看來,也沒有什么破綻。此時確實是找不到什么解決的辦法了,也只有采取這樣的舉措。

  曹夢露是有冷宅的鑰匙的,兩個人到達冷宅的時候,并沒有見到冷云浩,曹夢露進了冷宅,直奔冷云浩的臥室,她恨不得在那間臥室里,發現一點蛛絲馬跡,只是那間臥室一塵不染,完全看不出有人住過的痕跡。

  蘇真顏進去之后,徑直就去了冷云浩的書房,昨天晚上她接到那個男人打來的電話,又是催著她趕緊找到與冷云浩相關的資料。今天回到蘇家,想不到蘇家已經亂糟糟的一片,一切形勢都由她來把控。

  她小心翼翼的進了那間書房,這里似乎還殘留著冷云浩的氣息。這個優秀的男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在這個地方的。她站在寬大的書桌面前,上面擺放了許多文件,她并不知道哪些是有用的,但是一個不剩的都拿到了手里。

  洛眼看成種?!罢骖伆?,你快點啊,這些東西全部拿上,咱們就走吧。我看啊,云浩也好久沒有回這個地方了,這些東西,說不定也沒啥用處?!辈軌袈兜竭@個地方轉悠了一圈,實在是沒有什么收獲,看到蘇真顏在書桌前尋找東西,倒是有些不耐煩了。

  “大媽,您稍等一下,這些東西,到時候都是關鍵的證據。要是姐夫真的跟若琳姐離婚了,吃虧的肯定是若琳姐,我們不能便宜了他?!彼f的那么篤定,曹夢露只好去了客廳坐下等蘇真顏。

  她把每個東西都復印了一份,知道冷云浩是個謹慎的人,但是百密一疏,這個道理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可行的。

 ?。≒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經完畢,各位親們明日再見吧!還有,呢喃向各位親們求月票求道具,謝謝啦?。。?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亿元彩票大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