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腹黑總裁慣妻成癮>目錄>

第200章 殺死那個女人

第200章 殺死那個女人

小說:腹黑總裁慣妻成癮作者:古越呢喃字數:6063更新時間:2015-07-12 09:31:52

  

  “洛顏,你怎么又瘦了?”見到蘇洛顏,蘇若琳也是大吃一驚,兩個人自從上次見面之后,到現在已經隔了一個多月了,想不到只是短暫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蘇洛顏整體就瘦了一大圈。

  她沒有化妝,蒼白的臉上看不出一點血絲,那雙無神的眼眸里,只剩下一望無際的冷漠。這個樣子的蘇洛顏,是讓人心疼的。蘇若琳在蘇洛顏的身上,看到的是一種死寂般的覆滅。

  “你來了?!碧K洛顏淡淡的說道,她沒有起身,最近反應有點大,吃了一點東西就要吐出來,她覺得自己累到了虛脫地步。

  蘇若琳在蘇洛顏的身旁坐下,看到蘇洛顏變成這個樣子,她心里是難受的。如果那天她沒有沖動的去找蘇洛顏,那么就不會發生后來的事情。

  “洛顏,對不起?!碧K若琳剛一開口,就覺得鼻子酸酸的,在這段感情里,到底是誰錯了?她一直在對不同的人說著對不起,可是她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錯在了哪里?

  “若琳姐,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如果我一早就做出了選擇,也就不會鬧出今天這樣的局面了。是我害了你,是我不該跟云浩發生那些事情,我一直想要跟你說對不起的,但是我連勇氣都沒有?!?/p>

  蘇洛顏說著,聲音就忍不住哽咽了。

  “那天你找我之后,我想了很多。我跟云浩在一起并不合適,我們兩個人都太執著,他想要的東西,我給不起。還是離開比較好一些。若琳姐,對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傷害你那么多?!毖蹨I順著臉頰開始滑落,蘇洛顏再也說不下去了。

  兩個女人坐在那里,這樣沉重的話題,讓人忍不住唏噓,她們誰也沒有錯,如果說有錯,只是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而已。

  “洛顏,你別這樣說,我不知道你已經懷孕了,你其實沒有必要為了成全我們就做出這樣的犧牲。我那天只是一時沖動,我沒有想過要去傷害你?!碧K若琳想起那天的事情,心里已經是后悔萬分。

  如果那天她沒有來找蘇洛顏,那么冷云浩可能不會像現在這樣堅持要離婚,如果她當時急需隱忍一下,事情及不會演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你沒有,那個孩子,我本來就沒有想過要生下來。我只是累了,想要回到屬于自己的軌道上來,我想云浩也該回到屬于他自己的世界中去了?!碧K洛顏說出這話的時候,心里一陣鉆痛。

  那個孩子,一直都在她的腹中,可是她卻沒有勇氣告訴別人,就連冷云浩都不知道??吹剿麄牡臉幼?,她多么希望自己還能夠像以前那樣勇敢的站在他的旁邊,告訴他自己一直都很愛他。

  “我們都回不去了,不是嗎?你現在跟逸塵已經訂婚了,不管你愛不愛他,早晚都會跟他結婚?,F在云浩堅持要跟我離婚,他覺得你做出現在的選擇是因為我?!碧K若琳嘆了一口氣,還是將這番話說了出來。

  蘇洛顏沒有說話,她并沒有想到冷云浩會堅持要跟蘇若琳離婚,在她看來,蘇若琳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妻子。他不過是一時沖動而已,早晚有一天自然會回到蘇若琳的身邊。

  “他不會跟你離婚的,他現在是在氣頭上,過一段時間,他就會沉靜下來的?!碧K洛顏木然的說道,這件事情該有個了結了,他們三個人就如同搖擺的秋千一樣,總要有一個人的退出,才能夠成全兩個人的幸福。

  “我要去美國了,洛顏,我還是希望你能夠過得很幸福。從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女孩?!碧K若琳真心的說道。

  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蘇洛顏時的樣子,她雖然有著蘇真顏的容顏,雖然性格桀驁不馴,但是骨子里的善良和純真,卻是無法掩藏的。她張開羽毛,想要保護自己,想要抗拒來自外界的壓力。

  但是,她越是逞強,越是讓人心疼不已。蘇若琳覺得,如果她是個男人,她也會義無反顧的愛上蘇洛顏的。她身上就是有那么一股氣質,無形中吸引你,想讓你去靠近她。

  蘇洛顏當然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蘇若琳會提出離開。她也不能夠理解蘇若琳離開的目的。她現在只要愿意,就能夠將冷云浩挽留住,為什么要選擇放棄?

  “你不愛他了嗎?”蘇洛顏沉默了片刻,盯著蘇若琳問道。她看得出來,蘇若琳對冷云浩的愛已經深入到骨髓里了。這個傻女人,愿意為冷云浩做任何事情,而這些,一直都是她無法妥協餓。

  “不是不愛,是需要冷靜的思考一下,我該過哪種生活了。我跪地求過他,但是他還是趕我走。洛顏,在他心里,只有你,從來都沒有我?;蛟S就像是歌詞里唱的那樣,只有離開,才能夠讓他想起我的好?!碧K若琳苦笑一下。

  這是最無奈的選擇,繼續留在冷云浩的身邊,只會讓兩個人的關系激化,她還是不想離婚,就算是兩個人鬧到這種地步,她還是不想離開他。

  但是她也知道,她再也無法像從前那樣站在他的身旁了,他的目光完全被蘇洛顏吸引走了。是再也看不到她一點光輝。

  這是蘇若琳的選擇,蘇洛顏不會做出任何評判,感情的事情,沒有人能夠說出對錯。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就只能夠順著命運的軌跡朝前走去。

  “若琳,對不起……”許久之后,蘇洛顏冒出這樣一句話,千言萬語都化作一聲對不起吧,她不能說服冷云浩回歸到蘇若琳的身邊,也無法抹去蘇若琳心頭的傷痕,她只能夠用一句對不起來表達自己的歉意。

  “沒事,洛顏,其實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你。云浩能愛上你,這是你跟他之間的緣分。是我不夠好,但是,洛顏,我希望你能夠幸福。無論你跟云浩以后會是什么樣子,我都希望你好好的?!碧K若琳望著蘇洛顏,深情款款的說道。

  她從來都沒有恨過蘇洛顏,就算是自己跪倒在冷云浩的面前,被他斥責被他不屑的時候,她也沒有怪過蘇洛顏。是她自己不夠好,不懂得冷云浩的心思,那么就這樣吧。

  “嗯?!彼狞c頭,卻是無言以對。

  “洛顏,我看得出來,逸塵其實很喜歡你,也許他很多方面都不如云浩,但是你要試著給他一點機會。女人還是要找一個愛自己的男人比較好一些,不然總有一天會被忽略的?!碧K若琳訕訕的笑了笑。

  這話,她覺得自己不該說出口的,仿佛說來說去,又罩上了自己的影子。但她從心底里希望,蘇洛顏能夠珍惜這份愛。得不到認可的愛,最卑微。她在方逸塵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衷心希望蘇洛顏能夠給這個男人一個肯定的眼神。

  “若琳啊,你到了美國,一定要跟媽媽打電話,媽媽知道你安全抵達了才能夠安心。表姨那邊媽媽已經聯系好了,她會去機場接你。你一個人在外面一定要多加注意,玩幾天就回來啊?!辈軌袈恫煌5亩谔K若琳。

  飛機場這一幕,并不算什么出奇。蘇若琳決定離開一段時間,只有蘇家的幾個人過來送她。這是一個離別的畫面,不需要眼淚襯托。

  “若琳姐,你到了美國,記得要給我們打電話。在外面好好照顧自己?!碧K真顏攙扶著曹夢露,眼里寫滿憂傷。

  “真顏,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幫忙照顧好爸媽?!碧K若琳心中依依不舍,想不到最終決定走的時候,心里會是現在這種狀況。

  “嗯,若琳姐,你放心就是了。你走之后,我會天天陪著大媽的,她想去哪里我都陪著她去?!碧K真顏挽住曹夢露的胳膊的手又緊了一些。

  蘇若琳一直微笑著,消失在所有人的目光里。只是登上飛機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哭泣了。她這算是什么,逃避嗎?她為什么淪落到這種地步,不過是婚姻遇到了危機而已,她竟然要用逃避才能夠安撫自己。

  她覺得自己好沒用,為什么自己就沒有勇氣面對這件事情?看著家里所有的人為她擔憂,她心中愧疚不堪。這是長這么大,她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上一次去美國找冷云浩,那個時候心中并不覺害怕。

  只是現在,一個人孤零零的,仿佛是去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一樣,這種不確定的感覺襲來,心里就忍不住覺得孤獨。

  曹夢露看到蘇若琳反而飛機起飛之后才離開,忍不住又是落了幾滴淚,對冷云浩的怨恨就更深了一些。

  “大媽,我們回去吧。若琳姐到美國了一定會給我們電話的?!碧K真顏攙扶著曹夢露離開,車已經在外面等著了。曹夢露還沒有從蘇若琳離開的悲傷情緒中走出來。

  蘇真顏是在回去的路上,將蘇若琳乘坐的航班發到了男人的手機上,現在蘇若琳去了美國,她可不希望錯過這樣一個好時機。如果男人能在美國解決了蘇若琳,那么她就是理所當然的蘇家大小姐了。

  這個舉動,曹夢露并沒有看到,甚至可以說,她從來都沒有留意到發生的這些事情。她并不知道,在她最親愛的女兒出發的道路上,會遭遇到空前的危機。

  蘇若琳到達美國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天色微暗,她在人群中并沒有看到傳說中的表姨,一個人拖著行李箱轉悠了一陣,終究是沒有找到。

  “您是蘇若琳小姐吧,請上車?!本驮谔K若琳找不到方向的時候,一個中國籍男子開車??吭谒拿媲?,蘇若琳有些詫異。

  “是我表姨讓你過來接我的嗎?”她愣愣的問道,在一個中國人稀有的國家里,她還沒有轉換思維。

  “是的,蘇小姐上車吧?!蹦腥说统恋膽艘宦?,幫助蘇若琳放好行李,立馬就一頭鉆進了車里。蘇若琳也沒有多想,坐在后排就跟著男人的車子出發了。

  這個表姨,蘇若琳并沒有見過,若不是來美國,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表姨在美國。曹夢露不知道是如何與這個表姨取得聯系的,在蘇若琳看來,這一切也都是多此一舉。

  所以,當她靠在后座的時候,十萬個放心,目光投向窗外,欣賞著異國的風景。這個地方她來過一次,上次是冷云浩派人過啦接她,所以她也不用操心。她現在覺得,自己真的就是一個不怎么愿意操心的人。

  車子朝郊區駛去,周圍的燈光也越來越暗了,蘇若琳沒有覺得不對勁,她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走到哪里,那些糾纏不清打過去都要在腦海中旋轉個不停。

  直到車子??吭谝婚g木房前的時候,蘇若琳還沒有覺得不對勁。她推開車門內,四下張望著。這里有些不像曹夢露跟她描述的美國表姨的家,但是她覺得也差不多了吧。

  “我表姨不在家嗎?怎么屋子里黑乎乎的?”蘇若琳跟在男人的身后朝屋子走去。男人沒有回答,只是打開了門,然后將蘇若琳讓了進去。

  只是當她踏入那扇門,身后的大門就緊閉住了,燈光亮起,屋子里坐了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旁邊還站在兩個類似于保鏢一樣的男人。

  “你們……你們是什么人?”蘇若琳嚇的不行,她不清楚現在的形勢,這個男人看上去并不面善。甚至可以說,有些殺氣騰騰。

  “我們是什么人不重要,蘇小姐能夠來這里才是最重要的?!蹦悄腥俗旖浅冻鲆荒ㄆ婀值男θ輥?,他起身朝蘇若琳靠近。蘇若琳嚇了一跳,連忙朝后面退了一步,不想身子已經靠在了墻上。

  “蘇小姐可能想不到,我們在這里恭候你很久了。只是讓我意外的是,蘇小姐乖乖自己就來了這里?!蹦悄腥嗽捓飵еp蔑,但凡一個人心里都應該有些詫異,想不到蘇若琳竟然是一個這么容易輕信別人的女人。

  “你們……你們把我表姨怎么了?”這個時候,蘇若琳還想著那個表姨,她并沒有覺得這個地方有什么不對,唯一不對的人恐怕就是出現在她面前這幾個男人。

  “表姨?哈哈,什么表姨?難不成你覺得我長的像你的表姨嗎?”男人突然放聲大笑,似乎覺得蘇若琳就如同一個可笑的孩子一樣。

  蘇若琳嚇得渾身顫抖,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出于一種什么境況,這幾個人明顯就是不懷好意,她不知道這群人怎么知道她的。

  “你們……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她戰戰兢兢的問道,聲音忍不住發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她腦子里此時一片空白。

  “蘇小姐不用這么害怕,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我們現在只想要一樣東西,只要蘇小姐乖乖的照著我們說的去做,我們立馬就放蘇小姐走?!蹦悄腥烁┥砬皟A,目光隔著墨鏡,盯著蘇若琳說道。

  “什么……什么東西?”蘇若琳嚇得說話也開始斷斷續續,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恨不得自己找個地洞鉆進去。

  “當然是跟冷云浩有關的,我們有樣東西在他手上,但是他一直不還給我們,你說借東西不還是不是不應該,所以我們只能夠將你請到這里來了,現在就要麻煩你幫我們把這件東西要回來?!蹦腥岁庩柟謿獾恼f道。

  蘇若琳現在倒是有些明白了,這群人把她帶到這里來,明擺著就是想拿她來要挾冷云浩。只是他們或許不知道,她現在對冷云浩是一點價值都沒有了。就算是他知道她在一幫壞人的手上,也絕對不會跑過來營救的。

  但是,她沒有想那些,她只知道,一定不能讓這些人找到冷云浩,否則一定會給冷云浩添亂的。

  “你們……你們自己找他去要,我不知道你們要的是什么東西?!碧K若琳整個身子都貼到了墻面上,她不能變成冷云浩的負累,不能讓這幾個男人拿她當做要挾。

  “我們要的是什么東西,冷云浩心里清楚。蘇小姐,要委屈你了。對不住了,你們過來?!蹦腥藳_旁邊的保鏢招了一下手,那兩個男人上來,如同拎小雞一樣將蘇若琳拎了起來。

  “你們……你們想要干什么?”蘇若琳還沒有來得及掙扎,那兩個男人不由分說的就用繩子綁住了她的胳膊,一大團布塞進蘇若琳的嘴巴里,頭上還給她套了一個黑布袋子。她眼前一黑,然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自己竟然躺在醫院里,站在床邊不遠處的是一個美國男人。那男人高大英俊,站在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蘇若琳,看到她從睡夢中醒來,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醒了?”他笑著聳了聳肩,好看的藍色眼睛撲閃撲閃著。蘇若琳驚奇的發現,這個美國男人竟然說的一口流利的漢語。

  “我這是怎么了?”蘇若琳慢慢的從床上做起來,發生了什么事情,她一點記憶都沒有。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到了這里。16Y97。

  “你什么都不記得了嗎?”男人俯身詢問,他見到蘇若琳的時候,她已經昏過去了。手腳被人捆住,嘴里還塞了一團破布,整個人柔弱無力。

  蘇若琳搖了搖頭,她隱隱約約記得那個帶著墨鏡的男人,之后發生的事情,仿佛就斷裂開來了。她并不知道,自己暈倒之后被那兩個男人塞進后備箱里準備帶走,可是在路上,卻遇到了執勤的馬郎,然后那兩個男人棄車潛逃了,可是馬郎卻在后備箱里發現了她。

  “我叫馬郎,我的職業是警察。你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嗎?”馬郎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這個女人與蘇洛顏有幾分相似,到底是哪里,他也說不上來。

  “蘇若琳?!?/p>

  “你跟我一個朋友的名字很像,她也姓蘇。不過她叫蘇洛顏?!瘪R郎再次咧嘴笑,他笑的時候,帶著一絲純澈。

  蘇若琳倒是吃了一驚?!奥孱伿俏业拿妹??!彼p輕的說道,沒有想到,遇到的這個男人竟然是蘇洛顏的朋友。

  顏瘦絲到了?!罢娴膯??你真的是洛顏的姐姐嗎?”馬郎似乎十分的開心,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救下的這個女子竟然是蘇洛顏的姐姐。難怪他見到蘇若琳的時候,覺得她有幾分眼熟。

  或許是因為蘇若琳是蘇洛顏的姐姐,他對蘇若琳的印象更好了幾分?!叭袅?,你既然是洛顏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徹查的,你不要擔心,在美國有我在,你在這里不會有事的?!?/p>

  馬郎信誓旦旦的說道,他陽光帥氣,說話直來直去,讓蘇若琳覺得輕松了許多。她在這里一個親朋好友都沒有,現在認識了馬郎,倒是覺得溫暖了許多。

  不被承接的愛,最卑微。

  方逸塵的心情并沒有因為得到了蘇洛顏而覺得好一點,他心里清楚,即便是與蘇洛顏白頭偕老,也難以做到同床共枕,這個女人只剩下一副空虛的軀殼了。

  她的心活活的被那個叫冷云浩的男人帶走了,一想到那個男人奪走了他最珍愛的東西,方逸塵心中就頗為難受。

  兩個人從訂婚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冷云浩會偶爾的過來騷擾一番,好在他已經給守衛暗示了一下,這樣也沒有讓蘇洛顏感受到那個男人的存在。

  “洛顏,晚上有個朋友的聚會,一起出席吧?!狈揭輭m穿著一襲長袍,屣著棉拖站在蘇洛顏房間的門口,她仍舊是坐在落地窗前的搖椅上,微閉著眼眸,似乎一直都陷入到疲困之中。

  無后的陽光總是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就有昏昏欲睡的感覺,蘇洛顏在那里,通常一坐就是一整天,肚子里的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微微的隆起,這讓她能夠感受到一個新生命快要降臨的喜悅。

 ?。≒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經完畢,各位親們明日再見吧!還有,呢喃向各位親們求月票求道具,謝謝啦?。。?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亿元彩票大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