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腹黑總裁慣妻成癮>目錄>

第307章 心開始抽搐

第307章 心開始抽搐

小說:腹黑總裁慣妻成癮作者:古越呢喃字數:3036更新時間:2015-07-12 09:33:56

  

  一直走到很遠,蘇洛顏覺得自己再也賣不動腿的時候,才伸手攔下一輛的士往前走。 方家,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成了家的代名詞,她總算是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了。這是該感到欣慰的地方,但是那個地方,一點都沒有家的溫暖?;蛟S天下都是一樣的,你渴望的東西,不一定你得到的就是你想要的。

  方老爺子不知道是睡了還是并沒有回來,別墅都是漆黑一片,蘇洛顏沒有驚擾誰,她有鑰匙,連管家都不愿意叨擾,自己開門進去,客廳的燈也沒有打開,徑直就去了自己的臥室?;氐侥莻€房間,將門反鎖住,這個空間就只剩下她自己了。

  靜謐的時光包圍著她,讓她感受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她沒有立即去洗漱,而是仰躺在床上,任憑時光靜靜的流淌。這個時候,她比任何時候都要想念冷云浩,但是她已經說了,希望他們再也不要見面??墒菫槭裁丛捳f出口之后,內心里竟然還會有所希冀,希望那個人永遠都不要離開自己。她不知道自己這種行為是不是過于自私了,她怎么可以這樣去想。

  然而,每個人的心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無私,你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希望她也能夠愛著你,如果她沒有對你表現出青睞的樣子,你變會覺得失落。就算是臉上還管著笑容,就算是心底還存在感激,但是那種失落,是只有你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什么也阻擋不住的。我們都不是什么圣人,不是說放下就能夠放下的。

  待蘇洛顏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后半夜了,房間門外傳來一聲敲門聲,她警覺的睜開了眼睛,黑暗中那雙眼睛盯著門口。但是那一聲只是響了一下就停止了。她撲通跳著的心此時難以平復。好在她進屋的時候就將門反鎖住了,倒是不會發生什么意外。

  只是這會子怎么也睡不著了,她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遐想,人的眼睛是能夠習慣黑暗的,剛才她還覺得有些不能適應,此時眼前倒是能夠看得清楚些了。黑暗中的東西,都只能夠露出模糊的輪廓,這個樣子,倒是覺得很不錯了。

  她一直看著窗口,似乎是在等待著天明,可又害怕著天亮。黑暗中的感覺真好,世界都安靜下來了。除了思緒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排斥在腦外。她將床頭燈打開,翻閱著床頭的散文。這個時候讀一點文字,感覺還是不錯的。

  然而沒有讀幾行,她就再次陷入到夢境中了,清早醒來的時候,那盞燈還亮著,而手里的書也還保持著攤開的樣子。等她梳洗完畢下樓的時候,老爺子已經坐在餐桌前開始吃早餐了。他的身前擺放著一份報紙,一邊吃著早餐,一便看著新聞。

  蘇洛顏在那里落座的時候,老爺子的目光從報紙后面掃射過來,她沒有立即抬頭,只是禮貌的問了一聲早安。方家現在變成了這樣一個局勢,兩代人都只有一個代表出現在這里。老爺子吃了一會兒,就將手里的報紙放了下來。

  “洛顏啊,你這樣辛苦,這幾天還是不要去醫院了。逸塵那邊有特護照顧著,你不用寵著他的脾氣。他現在就是跟自己過不去,你不用理睬他。過短時間就好了。你現在兩頭跑,毛毛還小,需要你多陪伴一些?!崩蠣斪雍攘艘豢谂D?,慢條斯理的說道。

  顯然昨天發生的事情,他已經知曉了一些。蘇洛顏的臉有些微微的發紅。這樣的事情她并不希望鬧到老爺子那里去,就算方逸塵耍小孩子脾氣,那都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一旦插入了第三者,很多事情都會變得負責一些。

  “毛毛那邊我的意見還是要請兩個保姆,你一個人照顧他實在是太辛苦了。你躲在家里休息,等著一些事情都安排妥當了,就好了。洛顏,這段時間真是對不住了,方家讓你受累了?!崩蠣斪右馕渡铋L的說道。

  他的話,讓蘇洛顏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她并沒有為方家做些什么,只是利索能力的想要幫助他們。老爺子做出了這樣的安排,蘇洛顏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她明白,老爺子其實是在為昨天的事情道歉,但是這樣的道歉,她真的承受不起。

  “爸爸您多慮了,我沒事的。只是這幾天有點累而已,毛毛我還是希望自己帶,他現在那么小,我也需要練習一下才好。您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碧K洛顏微微抬起頭說道毛毛是她的兒子,畢竟跟方家的關系不大,她從內心里還是希望這個孩子一直都跟著她長大。

  老爺子沒有再發表什么意見,他只是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蘇洛顏要堅持,他便不再說什么。吃完了早飯,老爺子去了公司,蘇洛顏愣在那里,想著今天不如將毛毛接回來的好。至少這樣,她也不用兩頭跑了。

  收拾了東西便朝醫院走去,然而到了嬰兒房的時候,她并沒有看到熟睡中的孩子。那個小不點的床位空空的,就如同她的心一樣,頃刻間就變得空洞了起來。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底翻騰著。

  “護士,三十三號床位的孩子呢?”蘇洛顏愣在那里,突然一把拉住從身旁經過的護士,一臉緊張兮兮的問道。她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毛毛才出生一個多月,他還是那么小,還需要很多的保護,為什么會突然不見了?

  她內心是存在僥幸心理的,也許毛毛現在被抱去洗澡了,但是洗澡應該是兩個小時之前的事情???或許毛毛身體有些不舒服,被抱去會診了,可是為什么沒有人主動跟她聯系呢?她的腦子里有兩個小人,此時正在劇烈的爭斗著。

  “早上的時候有人過來辦了出院手續,蘇小姐,前幾天您跟醫院說要辦理出院手續,今天早上您的家人就過來把毛毛抱走了?!弊o士一臉平靜的說道,蘇洛顏的心理立刻就開始慌亂的跳動。

  她并沒有授權任何人講毛毛帶走,但是此時,這個孩子已經從她的身邊消失了。她冷冷的站在那里,看著空蕩蕩的床位,整個人處于一種懵掉了的狀態。她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爺子早上還在說這幾天讓毛毛出院,但是絕不會是這么快的速度啊。

  護士很快就離開了,只剩下蘇洛顏一個人站在那里,她覺得自己的世界就這樣停止了下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被人拿走了,那種空落落的感覺,是疼痛無法形容的,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不會走路了,不會思考了,整個人的心都被掏空了。

  這個時候的蘇洛顏,處于完全茫然的狀態,但是她很快就意識到,這件事情一定跟方逸塵有關。他說的那些話,此時如此清晰的在她的腦海中浮現,難道是他把孩子接走的嗎?護士說是她的家人,她的家人除了方家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人?

  她現在腦子里只能夠想起方逸塵,可是一想到那個男人的時候,她心里更是苦澀不堪。她不知道方逸塵為什么要做出這樣沖動的事情來。就算是他對自己不滿,也不需要將怒氣發泄在毛毛身上啊,他還只是一個剛剛滿月的孩子。

  “蘇小姐,您的包——”護士跟出來的時候,蘇洛顏已經慌亂的跑出去了。此時,她只想盡快的盡到方逸塵,她要親口問問這個男人,為什么要做出這樣驚訝的事情來。他怎么可以將魔抓伸向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

  車子在道路上奔馳著,她的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著急,想要哭泣,但是眼淚都已經擠不出來了。她只是覺得自己的心堵的慌,比任何時候都要凌亂。她不敢去想象,方逸塵會怎樣對待這個弱小的生命。那還是一個孩子啊,他什么都還沒喲經歷。

  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下來的時候,蘇洛顏丟下一張百元大鈔,立馬拉開車門就往外跑,司機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倒是見怪不怪的關上車門就離開了。這一天,很多人都看到一個失魂落魄的女人在醫院里疾奔。她穿著高跟鞋,有著披肩長發,瘦削的身材,臉上只有讓人心疼的著急。

  方逸塵的房間很安靜,一把推開那扇門的時候,男人與往日頗為不同。他靠在床頭,似乎心情十分的好,床桌上攤開的報紙,他的目光就落在報紙上,并沒有任何不良的情緒。

  門被突然推開,蘇洛顏站在那里,凌亂的頭發,慌亂的眼神,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個樣子的蘇洛顏。心在某處開始抽搐,但最終只是留下一個冷漠的眼神。他盯著眼前的女人,期待著她說出幾句話來。

  “毛毛是不是你帶走了?”蘇洛顏直直的眼神盯著方逸塵,她只是想要得到他的親口回答。其余的東西,她都可以不要。這個男人要帶走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嗎?是不是只有這樣,才能夠證明一個人真的存在過?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亿元彩票大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