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腹黑總裁慣妻成癮>目錄>

續篇25 沖動的懲罰7

續篇25 沖動的懲罰7

小說:腹黑總裁慣妻成癮作者:古越呢喃字數:5023更新時間:2015-07-12 09:36:32

  

  “秦殤,這是伊美化妝品總監急著要的資料,你趕緊給她送過去?!敝炱呋氐睫k公室不久就把秦殤叫了進去,并把一個文件袋交到了秦殤的手上。

  “我知道了,馬上就去辦?!鼻貧懡舆^七姐的資料,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她跟朱七之間好像總有著一些隔閡,不管怎樣都不能再毫無保留的坦誠相待了。

  伊美化妝品最近有跟我們合作嗎,他們上一次的秀不是才做完嗎?秦殤覺得有些奇怪,但是也沒有多問什么。

  “秦殤,你去哪兒???”秦殤還沒有走出寫字樓的門,于笑笑就跟了過來。

  自從知道秦殤已經當媽媽了之后,于笑笑就迅速晉升成了秦殤的媽媽,無時無刻不再關注著她,只要秦殤一有點事情,于笑笑就陰魂不散的過來了。但是秦殤知道她這是關心自己,所以也就隨著她去了。

  “七姐讓我去送份資料?!?/p>

  “我跟你一起去,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要小心為好?!毙πγ貧懙亩亲?,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秦殤懷孕最高興的好像就是她了,總是一個勁的念叨著,我要當干媽,我要當干媽!搞的秦殤只能說,要不你趕緊找給男人給你提供京子,自己懷一個去。

  “不用了,你自己還有事情要做,我一個人能行,現在三個月都沒到,那么緊張干嘛?”秦殤真是被她那緊張兮兮的樣子搞得無語了。

  “走,什么工作都沒有我干兒子重要?!?/p>

  “還沒生出來,你怎么知道是兒子啊,萬一是個女兒呢?”

  “是女兒,那也是我的干女兒?!眱蓚€女人嘻嘻笑笑的談論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果然當了媽媽之后女人才會變得成熟,也會變得更加的有魅力。

  出了寫字樓就是寬闊的大馬路,于笑笑堅持要打車過去,但是秦殤覺得伊美化妝品公司離他們也不遠,再說這個時段是高峰期,打車肯定也比較難。最后于笑笑只好本著做母親的女人最大的原則,同意了秦殤的看法。

  “過馬路的時候小心點,我牽著你走?!庇谛π恐貧懙氖侄诘?。

  “你現在比程景誠還啰嗦?!边@段時間程景誠完全就是個大媽,整天這個不行那個不許的,弄得秦殤頭都大了。

  這個路口的紅綠燈壞了,她們也不知道現在是紅燈還是綠燈,但是看到其他人都走了,自己也就跟著他們一起走了。

  就在她們走在馬路中間的時候,停在那里的車子突然沖了過來,車子的人帶著一頂大大的鴨舌帽,看不清長相。

  完全沒有想到這種情況的倆人手足無措,千鈞一發的時刻于笑笑猛地把秦殤推了出去,自己卻被車子撞出了好幾米遠。肇事的車輛火力全開的逃離了事故現場,周圍的路人都驚呆了。

  于笑笑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她躺在血泊中,大量的鮮血噴涌而出。而倒在路旁的秦殤憑著最后的一絲意志強忍著,她右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肚子,疼痛讓她的臉都變形了。

  口袋里的手機拼命地叫囂著,秦殤費勁的掏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接通電話的程景誠只聽到秦殤弱弱的叫了聲,“誠”之后便是嘈雜的喧囂聲,冥冥之中他的心跳的很快,大腦都停止了思考。

  手術室里,秦殤還在接受著治療,手術臺上的華君生整個心都亂了,當知道車禍送來的病人是秦殤時,他第一時間跟醫院爭取主刀這次的手術。

  他不能讓這個女人就這么離去,他要盡自己最大的力量把她從死神的手里搶回來。

  手術室外,程景誠雙手抱頭痛苦的蹲在角落里,眼角的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打死都不會讓秦殤離開他一步。他后悔極了,要是秦殤和肚子里的孩子有個三長兩短恐怕這一輩子他都無法原諒自己。

  三個多小時后,手術室的燈滅了,華君生一臉倦容的走了出來,程景誠卻像一個瘋子一樣沖了上去。

  “她怎么樣了,你說話啊,她到底怎么樣了?”程景誠歇斯底里的吼叫著,仿佛要把自己所有的恐懼都發泄出來。

  “這個時候害怕有什么用早干嘛去了,她是個孕婦你怎么不會好好的照顧她,程景誠你還是不是個男人?!比A君生大聲的吼了回去。

  他的恐懼一點也不亞于這個男人,站在手術臺上自己心愛的人姓名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強烈的恐懼感洶涌而來。

  他沒有時間去理會,只能逼著自己堅強一點,因為稍有差池可能秦殤就一輩子都回不來了。

  程景誠聽了他這話,瞬間所有的理智都崩塌了,他像個孩子一樣哭的很大聲,那是一種痛徹心扉的聲音。

  “她沒有事,只是孩子已經保不住了?!比A君生看著跪在地上的男人平靜地說道。

  決定放手了,有一個這么愛她的男人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的理由再留下來了。華君生很開心,從心底里為秦殤感到高興。

  病房里,看著插著管子躺在*上一動不動的人兒,程景誠內疚極了,他緊緊地抓著秦殤的手,一遍一遍的自責著。

  他不是一個好老公,也不是一個好父親。但是以后的日子還很長,只要秦殤沒有事,他們還會有第二第三個孩子。

  “笑笑,笑笑……”秦殤不停地呢喃著猛地張開了眼睛,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做了一個很長很可怕的夢,在夢里面笑笑來跟她道別,笑笑告訴她自己要去很遠的地方,還說要秦殤好好的照顧自己。

  秦殤很恐懼,她不知道笑笑在說什么,她猛地撲過去想抱住笑笑,結果自己卻穿過了笑笑的身體,然后她就驚醒了。

  “你醒了,你終于醒了?!背叹罢\的眼淚傾瀉而出。

  這是秦殤第一次看到這個男人哭,一時間她手足無措。

  “笑笑哪兒去了?”

  笑笑,這讓程景誠怎么回答。早在到達醫院的時候笑笑已經因為失血過多死了,現在秦殤的身體這么虛弱,她們又是情誼深厚的姐妹,程景誠怎么說得出口。

  “笑笑她沒事,剛剛接受了手術,在另一個病房里休息?!?/p>

  “我要去看她?!闭f著,秦殤就準備拔掉手上的針管。

  強烈的不安感讓她覺得程景誠在撒謊,她要看到笑笑,而且是現在馬上。

  程景誠緊緊地抱著她,努力地安撫著她的情緒。

  護士輕輕地將針管插進了秦殤的手臂,秦殤只覺得渾身越來越沒有力氣,然后便失去了意識沉沉的睡了過去。

  看著小臉蒼白,一絲血色都沒有的秦殤,程景誠覺得自己一瞬間也蒼老了不少。

  他不想用這種方式來讓秦殤冷靜下來,但是她現在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根本沒有辦法承受得了雙重的打擊。

  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按照警方目前搜集的資料顯示是有人故意沖出來的,但是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程景誠根本就不相信警察的辦事能力,以他自己的實力肯定能在短時間內把整件事情都調查清楚。

  這不是一起簡單的事故,笑笑和秦殤一起出的事,程景誠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是針對誰,但是不管是誰他都要讓那個人付出代價。

  天已經黑了,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外面黑壓壓的一片,估計是快要下雨了。程景誠起身關上了窗戶,秦殤的聲音就在這時響了起來。

  “你告訴我笑笑是不是死了?”她的語氣很平靜,靜的讓人覺得恐懼。

  程景誠關窗戶的手停在了原地,他側過臉看著*上瘦弱的小女人,她一下子好像老了很多也瘦了很多,也許一陣風就能把她刮跑。

  程景誠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突然間發現所有的語言都變得蒼白無力。

  “程景誠,我要聽實話?!鼻貧懙穆曇魩Я诵┰S干澀,像是從嗓子眼里擠出來的。

  “寶貝,睡了一天餓了,我讓張媽做點東西送過來,你再睡會兒?!背叹罢\無奈的笑了笑,說著一些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程景誠,你不說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再理你?!鼻貧懨偷刈鹕?,拔掉了手上的針管,她瞪著眼睛盯著程景誠,好像是一頭發怒的小貓。

  程景誠知道自己再也瞞不下去了,秦殤的性格很犟就是一根筋,他要是再不說恐怕真會一輩子都見不到她。

  “是,笑笑死了,她在送來醫院的路上就已經失血過多死亡了?!?/p>

  程景誠坐在*邊,緊緊地抱著秦殤,好像要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秦殤的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她的整個身體倒在程景誠的懷里,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已經停止了。

  一切都是真的,不管是在夢里還是在現實里。

  閉上眼的那一霎那,秦殤清清楚楚的記得自己看到笑笑躺在血泊里一動不動。

  在噩夢里,她更是看到了自己穿過了笑笑的身體。原來笑笑真的死了,就算是她再不愿意承認,這都是事實。

  “是我害死了她,是我害死了她……”秦殤一遍一遍的呢喃著,一字一句都讓程景誠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不是你,寶貝,真的不是你?!背叹罢\試圖安慰秦殤。

  這件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秦殤怎么可以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車子是沖著她們兩個人呢撞過來的,這個小女人怎么總是把所有的錯誤都當成是自己犯的。

  “是我,笑笑是陪我一起送資料的時候出的事,一切都怪我。要是我攔著笑笑不讓她陪我就不會這樣,要是我不幫七姐送資料也不會這樣,總之什么都是我?!鼻貧懶沟桌锏暮鹬?,笑笑沒有得罪任何人,這一切都怪她。

  七姐,資料。程景誠捕捉到了幾個敏感詞。這一切難道是巧合,還是那個叫七姐的女人策劃的,程景誠不得而知。

  “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秦殤這才想起自己倒下去的時候那種劇痛,仿佛是身體被撕裂了一般。

  身下流了一灘的血,那鮮艷的紅色讓人覺得恐懼。它們像紅色的藤蔓爬滿了秦殤的整個身體,然后死死地糾纏著她。這一輩子她都無法忘記那一幕。

  孩子,程景誠又一次覺得自己很無用,他有一堆的話想說,但是最后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你。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樣的,女人失去了孩子從來都不會想到自己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對于女人來說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帝的恩賜,是最好的禮物,她們要細心的呵護。那是從自己身體里長出來的肉,別人是無法理解的。

  看著程景誠長久沉默的樣子,秦殤像抓狂一樣的吼叫著。

  她摸著自己的肚子,那里平平的,雖然三個月的時候肚子根本沒有什么,但是秦殤感覺不到里面跳動的小生命了。

  她的世界一瞬間天昏地暗,本來她是幸福的,有一個生死之交的好友,有一個很可愛的孩子,現在什么都沒有剩下。

  老天為什么這么殘忍,要是讓她嘗不到幸福的滋味她也就不會這般的痛苦。為什么給了一切又要收回。

  “寶貝,以后我們還會有更多的孩子,一定會有的……”程景誠抱著她的身體,秦殤劇烈的顫動讓他覺得恐懼,他害怕失去這個小女人,沒有了孩子又怎樣,只要她還是好好的就可以了。

  秦殤完全聽不進任何的話語,她只知道自己很痛苦,她需要找一個突破口讓自己發泄,要不然這種痛苦會將她完全的吞噬掉,吃的一根骨頭都不剩。周圍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沒有意義,包括程景誠的懷抱。

  他越用力秦殤的反抗就越厲害,但是他不用力便覺得這個小女人好像下一秒鐘就要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秦殤使出所有的力氣掙脫著程景誠的束縛,看著懷中的人二孤獨絕望的樣子,程景誠突然放手了。

  他知道秦殤很痛苦,他知道所有的話語都變得蒼白無力,他更知道自己代替不了秦殤承受所有的痛。他想在束縛這個小女人,他也不想用藥物去讓她安靜下來。她要做什么就讓她去做,或許發泄之后就會好過許多。

  沒有了舒束縛的秦殤,毫不猶豫的拔掉了手上的針管,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在醫院的走廊里狂奔著,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兒,但是她不能停下來,因為痛苦在背后追她,只要一停下來自己就灰飛煙滅了。

  程景誠在后面默默地跟隨著她,他很痛苦他很心疼,但是卻沒有阻止秦殤,只是在背后做她堅強的后盾。

  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氣的秦殤倒在了醫院的草坪上,外面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倒在那,淚水與雨水混雜著,看不出她的真實表情。

  “笑笑,你回來,該死的是我,是我啊……”秦殤雙手死死地揪著地上的小草,臉上凌亂不堪。

  程景誠站在她身后,他恨不得自己可以代替這個小女人承受所有的痛,但是他沒有辦法,只能看著她痛苦,然后默默地陪著她痛。

  “孩子,孩子……媽媽對不起你,媽媽對不起你……”

  一時間所有的悲劇都集中在了一起,她的腦子里一會兒閃過的是笑笑那張天真無邪的臉,一會兒又是未成型的孩子。

  她很痛苦,恨不得自己現在就去找他們,恨不得讓自己的大腦停止,停下所有的想念。

  程景誠蹲下身子,將自己的西裝脫下來蓋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慢慢地抬起秦殤的腳,把一直護在衣服下的拖鞋穿在了她的腳上。

  他沒有說話,只是深情地看著眼前的小女人,然后將她擁在了自己的懷里。

  秦殤的目光漸漸地有了焦距,她緊緊地抱著程景誠,哭聲漸漸大了,最后變成了嚎啕大哭。

  一開始陪她走過青蔥歲月的男人,到最后還是陪在她身邊。只要她的一個擁抱,秦殤便覺得自己活著還是有意義的。

  程景誠成了她活著的唯一理由,如果沒有了這個男人恐怕秦殤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去死。

  人們都說人生下來就是一半,而活著的目的就是找到為你出生的另一半。就像是程景誠和秦殤他們都是為了彼此而存在的另一半。

  “不要擔心,就算什么都沒有了我還是會在你身邊?!背叹罢\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了深深地一吻。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秦殤總是說他幼稚,因為以前的自己確實是很幼稚。但是經過了這么多事情他成長了,他知道該怎樣替別人考慮,知道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秦殤沒有說話,她的淚水被雨水沖走了,心里很難過但是不會再哭了,因為這個男人還在,程景誠是會為她撐起一片天的那個人。

  秦殤哭得累了,躺在了程景誠的懷里沉沉的睡了過去。

  程景誠抱著她,他發誓要讓傷害她的人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是他捧在手心里連碰都不舍得碰一下的人,如今卻哭成了一個淚人,這個仇他要加倍的討回來。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亿元彩票大奖分析